新聞動態

News

行業信息
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信息

VC/PE募資環境尚未改善,“科創+早期”投資現曙光

進入2019年,中國的一批人民幣基金走過完整的10年,大量創投基金進入清算期;2014-2015年明星投資人們成立的新基金品牌,也普遍進入了第三期基金募集的重要時點。

對于基金管理團隊來說,成立第一期基金時可以借著明星投資人或創業者的光環、在老東家時的業績贏得基金出資人的青睐,進入第二期和後續基金後就需要拿出實實在在的業績來說話。

基金募資端來看,市場從2018年已經開始出現的明顯變化,GP們不僅強調IRR的賬面風光,更關注標志著是否落袋爲安的DPI指標。

“DPI管理、退出(節奏)要保持比較積極的態度。整個宏觀環境下的不確定性在增加,如果中間能夠有一部分現金的回流,LP和投資團隊都會更積極些。”有正在募集人民幣基金的受訪者告訴記者。

此時,科創板適時推出,爲PE/VC市場帶來一股暖流。7月22日,曆經259天籌備的科創板鳴鑼開市,25家科創公司正式挂牌交易。首批挂牌25家企業中有23家有PE/VC機構支持,更讓諸多基金管理人在募集新基金時有了更多的底氣。

近期,同樣鼓舞著從業者信心的還有一批新基金的募集完成。僅在過去45天之中,就有君聯資本、大钲資本、華興資本等完成大體量新資金募集,早期投資領域也有晟道投資、梅花創投、雅惠投資、堅果資本等披露了新基金的募集完成。

募資環境改善了嗎?

“市場回暖了?”進入2019年以來,PE/VC機構接連披露的新基金似乎給市場注入強心劑。

今年8月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多位一線VC機構的合夥人,還原早期VC投資市場的現狀。受訪者普遍表示,人民幣基金的募集環境在過去一年多時間中始終未有變化。

募資環境持續遇冷的市場環境中,基金出資人更加關注GP基金的實際收益。這樣的情況下,GP團隊更爲重視通過老股轉讓、並購交易等方式實現項目退出,人民幣二手份額基金也蓄勢待發。

中國VC/PE市場完成募集的基金數量和規模從2018年就開始呈下滑態勢,進入2019年以來新成立基金和完成募集的基金數量及規模持續走低。

盡管有TPG、華平、德弘、大钲資本在內的多只大額美元基金出現,人民幣基金方面也有君聯資本、華興資本的超額募集,但整體數據的持續走低仍是不爭事實。

募資難主要出現在人民幣基金板塊。不論PE還是VC,幾乎每家新近完成人民幣基金募集的GP合夥人都會有“寒冬募資不易,感謝LP支持”的表述,人民幣基金募資環境的艱難程度可見一斑。

在整個人民幣投資的板塊中,募資難在早期投資階段表現又是格外明顯的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,今年上半年美元早期投資階段有光速中國的3.6億美元的美元基金四期基金、紅點中國的4億美元新基金、源碼資本的5.7億美元新基金、愉悅資本超過7億美元的新基金同時覆蓋早期和成長期投資。

但人民幣早期投資基金方面,可查的卻只有天圖資本的5億元首期天使基金、梅花創投規模超過5億元的第五期天使基金、堅果資本規模爲3億元的第三期人民幣早期基金,以及數只未有披露具體募資規模的人民幣早期投資基金。

“科創+早期”投資的曙光

8月12日,創新藥企業微芯生物在科創板挂牌上市,開盤漲幅達511.85%,發行市盈率467倍創下科創板首發紀錄。

微芯生物是科創板首批過會企業,創業的18年中曾先後獲得祥峰投資、禮來亞洲、德同資本、建信資本、倚鋒資本、深創投、同創偉業、招銀國際等PE/VC機構的投資。

德同資本在2013年接觸到魯先平帶領的微芯生物團隊,在人民幣基金普遍追逐Pre-IPO的市場環境下投資了這家仍處于研發階段、尚未有收入的研發型企業。

“科創板的出現將助力中國投資人分享到中國最優秀的科技類、互聯網類企業最高速成長階段的紅利,爲人民幣資本市場注入源頭活水和長期發展的活力,爲人民幣基金提供更高效的退出渠道,加速創投基金不同階段投資項目上市進程。”德同資本創始主管合夥人田立新說。

獲益于科創板開市的還有深創投、松禾資本、北極光創投、啓賦資本等一衆股權投資機構。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統計顯示,僅首批25家科創板企業中有23家企業得到了私募基金投資,占比達92.0%。

“對在戰略新興産業廣有布局的投資機構來說,科創板的推出尤其是個好消息,讓企業有更多渠道獲得發展所需資金、也讓投資機構有更多元的退出通道。”基石資本副董事長林淩告訴記者。

2018年下半年,基石資本募集完成規模近2億元的天使基金,投資業務板塊完成了從天使、VC、PE到定向增發、控股並購的全覆蓋;團隊很早就關注科技領域的投資,埃夫特、商湯科技、豪威科技、邁瑞醫療等項目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。

科創板在交易制度、上市制度、退市制度方面都做出了重大創新,對于關于科技領域的投資人們來說,這些創新能夠讓投資機構更加關注科技創新企業的早期投資,投資重點也進一步從模式創新向科技創新遷移。

在他們看來,PE/VC市場同時將迎來的還將有估值方式的變化,讓創投行業回歸中早期投資的本源,資金能夠願意進入更早期的項目,創投行業將往更專業、更理性的方向轉變。

“市場投資機會已經不再顯性,更多的需要投資者的價值發現能力,尤其是對科技創新和趨勢的理解與把握。這就呼喚專業的投資機構和投資人,投資機構將會向專業化、精品化的方向發展。”源星資本管理合夥人于立峰認爲。

梅花創投創始合夥人吳世春也多次公開表示,天使投資是穿越寒冬周期最好的武器,寒冬是投資好項目的好時機。

吳世春曾憑著大掌門四年1500倍投資回報一戰成名,2014年的人民幣募資寒冬中,他在一衆互聯網圈好友的支持下成立了梅花天使,當期基金投出了福佑卡車、赤子城、51社保等明星項目。

“對做早期投資來說,一方面,經濟寒冬中的錢更值錢,投的項目存活率更高;另一方面,現在投的項目上市是在2022-2023年,那時的經濟已經走出低谷。”吳世春早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。

九合創投創始人王嘯也有類似的觀察:“創業公司的出現和金融市場有一定的關系,但沒有強相關性。真正影響初創企業發展的是技術的演進、消費人群的變化、國家政策的推動。”

(本文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)

返回列表